后柳三景

文章来源:石泉文史资料 作者:何志财 发布时间:2010-12-04 16:53
字号:

  一、火神庙


  火神,据《辞源》解释,即火祖。后柳火神庙位于后柳集镇上街,庙的正殿于1946年毁坏,现仅存庙的石山门一道,如今看到它,仿佛是昔日神庙的一个缩影。
  火神庙始建于明末清初,具体年代已无从查考。相传在明代末年,后柳下街皂角树旁有一王姓商人,他长年在外行船商贾,妻子在家苦等日月。她不孝敬公婆,还有些懒,不慎失火将皂角树烧坏半边,谁知这皂角树就是火神的化身,从此以后,每过三年,油坊坎街(即后柳集镇)就失火一次,天降火神罚罪于民,为免遭天遣,经会首筹备在上街修建了有名的火神庙,庙内正殿供奉火神,右偏殿供奉的是“驷王老爷”,娘娘菩萨和百子岩(一百个小儿石像),左偏殿供奉的是财神菩萨,即赵公明元帅。火神的石雕像满面红光,黑发,六只手,意谓神通广大,专司掌管天下火源之职。驷王老爷、娘娘菩萨、财神菩萨与其它地方的塑像别无二样。因这油坊坎自古就是水码头,是往来商人、游客船只必经之地,因此,火神庙自建成后,香火兴旺,游人不绝。
  说火神庙就得说戏。就在火神庙修建后的第三年,油坊坎街果然没有失火。为答谢上天免罚罪于民,又经会首筹备在火神庙唱大戏(即上演汉剧、秦腔)以谢苍天。这叫办火神会。此后,每年都要给火神唱戏,唱三天,然后又办娘娘会、驷王会、财神会,每个会约办3天,有唱大戏的,有卖山货特产的,有经营日用百货的,还有出售桐油、火纸、蓝染布匹等地方产品的。这四个会办下来约半月有余。上至汉中、下至武汉的商人都在这里歇脚,谈生意,逛庙会。怪不得外来商人都说:“油坊坎的生意好做,来往客人多”。
  火神庙,兴建于明末清初,兴盛于清朝及民国初年。1913年,国民党后柳镇政府秉承上级旨意,在庙内建校,称“油坊坎财神会初级小学”。1942年,学校又迁至石佛古寺,火神庙改建成仓库。1958年新仓库(即现后柳粮站)建成,火神庙成为国营药店,成为收购和贮藏药材的地方。石雕火神菩萨像,现仰卧于火神庙南,无头。残缺的火神像,还是能见证昔日兴盛的火神庙。


  二、屋包树


  石泉县南沿江而下23公里的后柳集镇,原名油坊坎。旧式小街呈丁字型,分上街、中街、横街和下街。横街、中街是清朝时代的建筑,老式檐檩雕梁画栋依稀可见,清代檐墙照壁已残缺不全。下街尽头处又叫草街头,是全集镇海拔最低处。入夏以后,潮涨水退,人们往往爱站在这草街头的石阶上观测水位,或纳凉谈天,或翘首盼望外出的人乘船而归。
  在横街与中街呈丁字型交接处,向南有一巷道,俗称“巷子口”。现巷子口住一姓郭的退休教师,他家房中有一棵年龄上千的大树,名皂角树。其树有三人合抱粗围,树高约五丈余,树冠直径也约为4—5丈。皂角树虽年达千岁,但仍生机勃勃,枝叶繁茂,叫人看了心生奇想。
皂角树从房中长出,因此又叫“屋包树”。进入屋内,方能看见树根出土以上部位。在树主干离地约一米上下的地方,有一树干“火趼”(即植物曾经受伤或病变愈合后的疤痕部位)。
  关于“屋包树”之说,说的是这里自古就是水码头,上至石泉、汉中,下至安康、汉口,是往来船只必经之地。人们也爱在江边洗衣服,女人洗衣用的全是皂角。有个小媳妇在江边洗衣服后不慎将皂角丢落此处,第二年就发芽、生长,后来就慢慢长成了树。小媳妇丢了皂角,回到家被婆婆痛打了一顿。后来小媳妇也长大了,成了大媳妇,天天仍在此过路下河洗衣,她见长出皂角树.联想到自己的挨打和身世,对小皂角树倍加爱护,每天过路都要去摸一下皂角树,给它浇水。长年累月,这皂角树也就长大了。这个媳妇的丈夫,在他们“圆房”的第五天就被派出去服役,公婆也相继去世,无依无靠。丈夫走后的第三年,土匪从她家经过,抢走了东西,临走时还放了一把火烧掉了她住的房子。她便在这皂角树旁搭了个草棚,艰难度日。然而,丈夫在她36岁时突然又回到她的身边,从船上还搬回一些细软物品。丈夫回来后,媳妇一年一胎,一连生了五胎。房子不够住了,丈夫和她干脆拆掉草棚,修了几间瓦房。因这里是水码头,人口发展快,不几年修房的人多了,客来客往要住店的人也多了,就成了个街。实在无地修房,就将房子修在这皂角树周围。这就是屋包树的来历,也就是油坊坎的来历。
  关于皂角树“火趼”的传说,皂角树经历代人的保护,已长成两人合抱粗时,树下房屋主人已是一姓王的商人。商人在外行船做生意,妻子在家苦等岁月。她不孝敬公婆,且有些懒。她为了图方便,便在皂角树周围码起了柴草。一天突刮大风,灶中火星将皂角树周围柴禾烧着,于是便燃起了熊熊大火,在妻子的慌忙叫喊声中,集镇下街、横街和中街的男女老幼都跑来救火,幸亏抢救及时,损失不大,房屋只烧了半间,皂角树也烧坏了半边。此后,每过三年,油坊坎街就失火一次。有人提议“是否得罪了苍天,天降火神罚罪于民”,于是,经会首筹备在上街修建了有名的火神庙。
  商人妻遭火烧后,连惊带吓,一病不起。托人捎信,商人急忙赶回油坊坎。请医生治好妻子后,商人问起失火原因。妻子说:“我自进这家门后,天天晚上做梦,梦见从树中走出一个披头黑发红脸的人,往上街而去。”商人顿时明白在上街修火神庙的缘故。当下备好香蜡火纸,前往火神庙朝拜;并每日为皂角树灌水,清洗火垢。由于商人在外生意红火,临走时告诫妻子必须对皂角树精心护理,不得懈怠,同时要孝敬双亲,免遭天谴。妻子果然顺从。日复一日,月月如此。就在灾后的第二年春天,皂角树果然又发出新芽,妻子高兴万分,全街人都跑来争相观看,商人回来后,对皂角树倍加爱护。这皂角树经此一难后,越长越大,越长越茂盛,于是,在被火烧过的地方,就留下了“火趼”。


  三、八亩田


  石泉县后柳镇的八亩田,现为群英村耕种蔬菜地,总面积约50亩,它位于后柳集镇南,东临汉水、中坝河交汇处,北有火神庙、皂角树,西有石佛古寺。新建成的中坝河三级公路大桥,就紧靠八亩田西南。雄伟壮观的中坝河大桥,给八亩田,给后柳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站在后柳中坝河大桥上,八亩田一派繁忙生产景象及周围石佛古寺、火神庙、皂角树等自然景观、历史文物尽收眼底。
  相传八亩田在民国时期,是后柳一带有名的大财主陈介伍的庄子。早先是四个田,每个田约为二亩。后来此田落在了陈姓的财主手中,这财主见此平展,四个大田合成一个大田,不就更方便耕种吗?他立即派人将四个田中间田埂挖掉,变成一个大田。眼看栽秧季节已到,他派了五个牛活路(一人一犁一条牛叫牛活路,五个牛活路即五个人、五条牛、五套犁田工具)一齐下田,不到一天,就把这块大田犁好了。从此以后,财主逢人便说:“八亩田里的活路好做了。”叫来叫去,人们相沿成习,把这块大田叫“八亩田”。再后来,田变成了地,人们把整个这块大平地也叫“八亩田”。这就是八亩田的来历。
  1926年,军阀吴新田驻扎陕西,该部派一连人马驻防后柳,以此监视和镇压凤凰山农民暴动。这一连人马,为首的人称曹连长。这曹连长人高马大,跨下一骑马,此马奔跑起来如飞,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好马,只可惜这马是一匹公马,未经阉割。每到发情期,此马便狂奔乱踢,除了主人曹连长能驯服外,其它生人一律不敢近前,见谁咬谁,反为祸患。在曹连长驻防后柳时,这八亩田还是一个未开垦完的大坝子,曹连长见此地平展,地方又较宽敞,于是,他领兵经常在八亩田出操、演习、比赛。每当赛马时,八亩田就必然地成为赛马场。出外骝马、散步也往往爱在八亩田及其周围。
  这公马使起性子来,曾在八亩田咬过、踢过好多人。曹连长欲请骟匠骟马。恰逢曾溪乡一姓夏的骟匠称“夏寡儿”来到后柳,曹连长问夏寡儿:“你能骟马?”夏答:“我能骟。”曹说:“这马性子暴烈,见生人又踢又咬,你敢骟?”夏答:“越是暴烈之马我越是喜欢骟。”曹问夏:“怎么骟?”夏答:“骑马骟,跑马射箭骟。”曹连长不信,世上哪有奔跑骟马的,认为夏吹牛皮,并担心马骟死了咋办?于是,就和夏寡儿打起赌来:“你如骑在马背上骟了这马,马安全无事,我除了给你骟马的钱外,另奖你三十块硬洋。如把马骟死了,我要你的脑袋。”夏应允。
  骟马这天,来八亩田看热闹的人很多,且都离得远远的,怕惊马奔跑误伤人命。只见夏骟匠站在八亩田中央,手端一碗净水,口中念念有词,边念边比划什么。曹连长骑着这头大马耀武扬威地走到八亩田中央,下马将马缰绳递给了夏寡儿。就在夏接马缰绳的一刹那,那马果然高声咆哮,响鼻不停,四蹄边跑边踢,并欲咬夏寡儿。这夏寡儿不慌不忙,照公马头“噗”的一口冷水喷去,那马立时不再咆叫,四蹄停歇。只见夏寡儿“噗”的又一口冷水喷在马的屁股下睾丸部位,那马像是傻了一般。这夏寡儿飞身上马,连抽三鞭,马又狂奔起来。公马奔腾,如箭离弦弓,越跑越快。打马绕八亩田奔腾一圈半时,只见夏骟匠在马背上腾空一跃掉过了身子,反身坐马,一弯腰身,手伸进了马睾丸部位,很麻利的连割带挤摘下了马睾丸。这时马也停了,夏骟匠手中拿着两个鲜红的马卵尻。
  骟马后的三个月,曹连长派了两卫兵,荷枪实弹,日夜不离夏寡儿,名为护卫夏的安全,实为监视,以防马骟死,寡儿逃跑。
  三个月后,马安然无恙。曹如数给了夏骟匠的骟马费,并奖给夏骟匠硬洋三十块。
  从此后,夏寡儿跑马射箭骟烈马的故事传遍了石泉南区。人们后才知晓,这夏骟匠原来是凤凰山农民起义组织者——任侠的一个兽医医生。
  如今,八亩田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块块金黄色的油菜花,一拢拢黄瓜、茄子、青椒种植园。尤其惹人醒目的是大棚蔬菜,活像一长溜一长溜的塑料房子,里面全是市民们需用的新鲜蔬菜瓜果。八亩田的变迁,给农民带来了新的财源,给集镇居民带来了新的营养。

 

上一篇:古今莲花石[ 12-04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