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以后

文章来源:安康日报 作者:陈斯宇 发布时间:2020-09-24 16:03
字号:

我是一只蚕,一只存活了两千多年的汉代鎏金铜蚕。

我出土于1984年,身长5.6厘米,腹围1.9厘米,被视作陕西历史博物馆珍藏的国宝。至今我都记得两千年前的那一天,一位大臣带着我长途跋涉来到那世外桃源。一条清澈的大江从山谷里流过,沿河两岸遍布大大小小、碧绿青翠的桑园,园中隐隐传来清脆的民歌,天地仿佛融化在美妙的春光里……

我被锻造于西汉年间,那时的西域之路丝绸贸易往来频繁,外国使节重金求购东方丝绸,汉皇要求宫廷巧匠精心打造了身穿黄金大衣的我。一出生的我便随着使臣跋山涉水、一路风尘来到了桑蚕繁茂、丝织兴盛的金州府。沿着汉江逆流而上,最终停留在一个叫池河的小村落,在一所桑园里,我被一个两鬓花白的老者小心翼翼地接过,他们将我放入锦匣内供奉于蚕室之中,把我当作神灵一般。

每天,看着养蚕人不辞辛劳地培植桑苗,采摘桑叶,精心饲养蚕儿,他们用着简陋的工具日以继夜地缫丝织绸,手上遍布老茧和伤痕,小小的蚕卵几个月后变成一颗颗洁白的蚕茧,织成一匹匹光洁细腻、温润柔滑的丝绸,我才知道养蚕的神奇。那时的金州遍地桑麻,村子随处可见丝织作坊,汉江码头满是贩运丝绸的商船,一派繁忙的景象。原来,我是皇帝劝课农桑、鼓励兴桑养蚕奖赏给养蚕大户的宝贝啊!我心中充满了欢喜,也默默地为蚕农们祈福,祝愿年年风调雨顺、百姓安康。

一天夜里突然大雨倾盆,洪水滔滔,桑园被淹,房屋倒塌,我被冲入了浑浊的河水之中……

等我重见天日时,已经过去了两千年。当年的宫城市坊、皇亲贵胄早已灰飞烟灭,我被送进了历史博物馆,孤零零地躺在高台之上。直到2017年5月14日那一天,我再次迎来了高光时刻,第一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高峰论坛开幕式上,习近平总书记点了我的名,提到千年“鎏金铜蚕”,是中国与世界各国友好往来、互惠互利的历史见证。一时间,我成为了人人皆知的“网红”,国内外游客争相来参观拍摄,可是我多想回家看看。

盼啊盼,终于我回到了安康与家乡见面,古时金州府今日称安康。碧绿的桑园中,矗立着一排排整洁的蚕室,小蚕大蚕分类饲养,方格簇上结满了一粒粒饱满的蚕茧,现在的蚕茧不仅产量高、还有各种各样彩色蚕茧织成美丽的彩色丝绸呢。缫丝厂里,现代化的流水线上,一个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将蚕茧织成白厂丝,再加工成精美的丝绸、丝棉被远销到海内外。听说,因为我的大名,现在安康的富硒茶叶、木耳香菇、魔芋等特色产品也走出了大山,远销欧洲,连这里的贫困群众也过上了好日子,开启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新生活。

看着眼前的一切,我欣慰地笑了,千年以后,改变的不仅是时代,更是我的使命。而我三生有幸,还将继续见证和延续丝绸之路的荣光。

千年以后,我是那只静候八方来宾的鎏金铜蚕,期待着您在我面前坐下,品一杯清茶,让我为你讲述千年以来丝绸之路的前世今生和自强不息的中国故事。


原文链接:http://sjk.akxw.cn/epaper/read.do?m=i&iid=719&eid=5095&sid=33596&idate=1_2020-09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