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游石泉云雾山

文章来源:文化艺术报 作者:周永兰 发布时间:2021-05-03 10:23
字号:

在一个天阴欲雨的春日之晨,怀着对先哲的敬仰,我们来到云雾山鬼谷岭。鬼谷岭位于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云雾山镇的云雾山区,相传这里是战国时代鬼谷子隐居、著书、授徒之地。

云  山


云雾山上多云雾。

板路也成了湿漉漉的青黑色。

原以为云雾山上就是云雾缭绕,只是多些云雾而已:如同在启智门所见,虽有云雾,但影影绰绰之间,远处的山峰树木依然可辨。哪曾想才走到一天门,便已是“云深不知处”了。

山道两侧的树木,被云雾晕染成一幅幅淡墨轻彩的水墨画,各色雨伞,成了画中的点点花影,而我们,就是那画中凌波微步的仙子了。

云雾,隐去了山间景物在艳阳高照下的鲜明秾丽,也收敛了我们因这艳丽缤纷而分散的心智,只专注于眼前之美。想必,鬼谷先生隐居此山修道授徒,是为不受外物干扰,凝心聚神于心中之念,因而能成一家之言,以出世之身,成入世之事。

山上多林木。各种奇藤古树遍生于石阶两侧的山间,或粗壮挺拔,枝叶直插云天;或盘根错节,蜿蜒在山石之间;或比肩而立,相揖相让;或旁逸斜出,无拘无束。

最为奇特的是路边的一对鸳鸯树,说是一棵树吧,却各自挺立,他有他男子汉的伟岸,她有她美女子的丰姿;说是两棵树呢,他们沧桑的肩背已经连为一体,斑驳的外衣里,骨肉相连,血脉相依。他们渴望着彼此,又守护着各自的独立,于是,在这云天雾海里,他们用永久的凝望和守护,把彼此融入生命。

浓密的灌木丛中,时见点点花朵,粉嫩娇艳,犹似几朵早放的杜鹃。据说,到五六月份,山谷中各色杜鹃盛放,把长满古树的山峰装扮得俏丽妩媚。

是的,这山上古树极多,郁郁葱葱,遮天蔽日。同伴指着一棵叶片翠绿的高大树木告诉我:这树是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,是植物中的“大熊猫”,被称为“活化石”,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。我定睛细看,树上的标志牌上赫然写着:“红豆杉”。

云雾山的云雾真是奇特。眼前一片浓绿,远处茫茫一片。越往上攀登,雾气越浓。除了山道附近不远的树木山石,其余景物,全都浸没在浓雾里了。这雾如此奇妙,似乎不曾流动,没有形状,也没有温度,只是一片看得见摸不着的气,铺天盖地,弥漫了整个天地,浸润了整个世界。

似有,却无;似无,却有。看似变幻莫测,实则开合有道,张弛有度。这诡谲多变的云雾啊,曾经给予了鬼谷先生多少遐思与灵感?“捭阖者,道之大化,说之变也;必豫审其变化,吉凶大命系焉。……”在云雾山巅,思想的火花穿透重重云雾,照亮了史册。

智 山

山曰“智山”。

一路行去,“启智门”“拜师坛”“遇仙桥”“棋盘石”等景点如珠散落山间。“棋盘石”位于山道之侧,一块大青石上,隐隐可见棋盘经纬,传说是当年鬼谷先生与弟子对弈之处。

“铸英才为器家国经纶,弈天下如棋风云指掌。”遥想两千多年前,他以天下为棋盘,将纵横之术潜藏棋局,落子之间,察人识人,教授英才。他执手黑白,推动棋局,旋转乾坤,将战国搅得风云迭起。

一路不断有同道折返。到了峰顶返回者,说无限风光在顶峰;半途而返者,说只见云雾不见景,累而无趣。我们哑然失笑:这满山奇幻,怎道无景?可见各人所见也是由心而生,心念不同,所见亦迥然。

同一本《鬼谷子》,道德家看见虞诈,外交家看见策略,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。“泽被万民”“弘道养正”,鬼谷先生传术苏、张,授法商鞅,不就是为了消除战祸,统一中原,还民于太平?

山路蜿蜒,终于过了五道天门,峰顶便是天台观遗址。原来的石门只剩下门框,残破的石头门楣上,只能看见镂刻的“云雾天”三个字,在不远处的景点标示牌上,我看见了“云雾天台”四个字,这被毁掉的,应该就是“台”字了。

石门旁边静卧着两尊黛青色的石狮,怒目金刚般的面孔,威严郑重。同门框一样,虽然残缺,精美的纹饰还在,它们用自己仅存的印迹,昭示着昔日的繁盛和热闹。

天台观曾经盛极一时。听道观管理人员说,天台观原为鬼谷子庙,始建于西晋,历代陆续修建,在明清达到鼎盛,占地百亩,规模宏伟,殿堂房舍多达108间。这些建筑后来在“破四旧”时被毁,残存的,只有眼前这些了。

石门内,一派萧瑟、庄严。偌大的院子中间是一条平坦的石径,乃后来修葺而成。两旁的草地上,矗立着一面面残垣断壁,依稀可辨当时的房屋格局。没了屋顶的石屋,就像一张张裂开的巨大伤口,怆然肃然地对着苍天。有些地方连这样的废墟也没有了,只剩下地面上一个个光秃秃的柱础石,如一只只眼睛,哲人般望着我们,直看得我低下头去。若有语,它们会说什么呢?

和石门相对的高台之上,矗立着天台观。道观不大,匾额上题着“云雾天台”。鬼谷先生的塑像巍然俨然,一派道骨仙风,“腹列珠玑烁古今,智藏丘壑亘秦楚”,这位弘道养正的智圣,手握经卷,目光深邃,面色肃然,令人顿生敬意,不敢直视。

观外陈列着历代石碑。细细看去,保存完好。距今最为久远的,也只剩清代乾隆年间《重修天台寺序》的碑刻了,记载着“鬼谷子经历之处”及重修天台寺的经过。

道观西南边是“千年茶王”。这是两株古茶树,只有一株可以靠近。树的四周被护栏围着,护栏之外,是云海雾天,走在凌空的木板上,宛若云间漫步。这棵茶树王据说已有2400余年的树龄了,是汉水流域最古老的野生茶树,相传为鬼谷子手植。抚摸着粗粝苍老的树干,仰望着青翠苍郁的枝叶,似乎触到了它跳动的生命,听见了它沉默的心语: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”……

霏霏细雨里,座座石碑静默无声,道道残垣缄口不语,它们用残败诉说着沧桑,以沉默回望着历史。唯有老茶树茂盛葱茏的枝叶,在山风中摇曳着,它是鬼谷先生在这高山云雾之巅植下的那棵茶树,却又不是。两千年来,它吸取了多少日月精华,经历了多少风云变幻。它挺立在传说中鬼谷先生仙逝的石崖壁上,用不灭的生命,诠释着智慧的含义。

站在老茶树畔远眺,下不知有几深,远不知有何物,只见漫漫云雾,把古老的道观,残破的石碑,衰败的断壁,摇曳的茶树,全都笼罩其中,在“隐”与“显”之间,淡淡道出:大隐不隐。

山脚下建有“鬼谷子文化纪念馆”,通过匾额楹联、微型电影、图片故事、《鬼谷子》十三篇和碑刻、讲解等,大体展现了这位大师的主要成就以及在云雾山一带的活动遗迹。

下山是原路返回。到得山脚,雨停了。站在山下智海边上仰望,只见整座山峰郁郁苍苍,并不见置身山间之时的雾海云天。可谓奇哉!不觉叹曰:

云雾山上赏云雾,鬼谷岭中拜鬼谷。

智圣仙风烁今古,千年犹香老茶树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whysb.org/whysb/20210428/html/page_04_content_000.htm


下一篇:没有了!